文汇网河南频道

你的位置:河南频道 >> 文汇网 >> 文汇报看河南 >> 政协专刊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潘伟斌 还原曹操一生传奇

时间:2015年5月07日


        河南省政协委员潘伟斌是魏武王曹操墓的最早发现者。然而由于坊间对安阳曹操墓的争议此起彼伏,潘伟斌备受质疑。5年过去,外界对曹操高陵的关注随时间逝去,曾被媒体「围困」回不了家、进不得办公室的潘伟斌终于「清淨」下来。他告诉本刊记者:「曹操墓的发掘,是我从事考古20多年最有意义的,也是我投入感情和精力最多的。」而对于坊间质疑,潘伟斌不愿多做解释,「因为我是一个专业学者,我对自己的学术有自信。」 ■香港文汇报‧人民政协专刊记者 刘蕊 实习生许成举、李璇烨 郑州报道

        潘伟斌的办公室面积不小,却显得很拥挤,除了一个书柜和电脑桌,一排排置物架几乎佔据了整个办公室。架上摆满了各式各样的文物,每件文物都用便签纸标明名字和来源。在两个置物架之间的狭小空间中,放了一张简易的军用折迭床。「这裡就是我的第二个家。从考古现场回来,就在这裡整理出土文物及资料。」他工作起来常常忘了时间,累了、困了就到折迭床上休息。


■潘伟斌在河南两会上发言。本报郑州传真

        曹操墓发掘最「劳心」

        从事考古研究20多年的潘伟斌,是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副研究员,曾负责国家重点工程南水北调沿线文物的调查、文物保护方案的编制、安阳固岸北朝墓地等许多项目的考古发掘工作。当然,最让他骄傲、也最令他名声大噪的是发现了震惊中外的安阳曹操高陵,在此期间他是安阳县安丰乡西高穴东汉大墓的考古领队。

        「曹操墓的发掘,是我从事考古20多年最有意义的,也是我投入感情和精力最多的。至于到现在还有人质疑曹操墓的真实性,我不愿意多做解释,作为学者,对自己要有学术自信。」潘伟斌说。

        对曹操墓的发掘和研究,让潘伟斌更多了解了曹操这位历史人物。目前他正手写一本关于曹操的小说,小说将结合曹操墓的发掘和史料,还原曹操的一生,「从曹操的出生到他死后十年,一直到曹操的夫人卞氏死后葬入曹操墓。」潘伟斌有信心通过这部小说让读者对三国有一个新的认识。

        用出土文物证明曹墓真实性

        距离曹操墓发掘已过去5年,社会关注度也静淡很多,但偶尔仍有人质疑曹操墓的真实性,甚至质疑潘伟斌学术造假。

        他说:「提出质疑的往往都是一些民间学者。他们与学术专家最大的不同,就是他们关注更多的是野史、民间传说之类的资料。」

        潘伟斌说,其实曹操墓在历史中一直都有记载。《三国志》中说过:公元220年曹操卒于洛阳,灵柩运到邺城(今临漳县西南邺北城),葬在邺城的西门豹祠以西丘陵中。只是在北宋后曹操被定义为奸雄,后来经过罗贯中的《三国演义》和蒲松龄的《聊斋志异》演绎,奸诈的曹操为自己设了七十二疑塚。这些「野史小说」一时让曹操墓的所在地扑朔迷离。

        潘伟斌用出土的文物来证明曹操墓的真实性。在曹操墓出土的文物中,一组陶瓷鼎非常显眼。潘伟斌介绍说,这是帝王的象徵。后汉书有记载,皇帝死后,会陪葬瓦鼎十二,而在曹操墓裡面出土的这一组正好十二个,还有其他一些帝王死后才会用的陪葬品,在曹操墓裡也都有出现。这些东西表明曹操虽然主张自己死后一切从简,但其后人仍选择按皇帝的待遇来安葬他。

        潘伟斌说,通过墓葬所在的土层和规格判断墓葬时期,曹操墓所处的土层就是在汉代文化层的上面,在三国时期的下面,所以就可断定这是东汉末年的墓。而且墓裡面出土的石牌、铁镜等文物都可以证实这个说法。

        魏武王石牌是最直接证据

        至于曹操墓如何被发现,潘伟斌透露说「纯属意外」。「2006年一次调研工作中,我发现了安阳一个东汉末年的墓,我当时通过对墓室规模和形状的判断,就预感这很有可能就是曹操墓,因为有太多和史书的记载相像的地方。」当时的他激动万分,回去后立刻写了一篇有关这座墓的论文。

        然而,由于盗墓严重,起初并未有太多人支持进一步发掘,但潘伟斌认为:「对于考古来说,即使这座墓裡面没有出土任何文物,那么根据这座大墓的形状和规模,也能为其他的考古工作提供一定的经验和参考价值。」

        直到2009年临近春节的一天,漫天飞雪,潘伟斌刚踏进自家庭院,听到院子裡有喜鹊在叫,进屋就接到前方考古队打来的电话,说是发现了一块石牌,上面刻魏武王三个大字。「历史上有魏王,有武王,但是只有曹操才被称为魏武王。」潘伟斌说道。当时外面的道路已经完全被大雪覆盖,但他早已按捺不住内心的激动,立刻驱车前往考古现场。「直到我亲眼看见了刻有魏武王三个字的石牌(左图),我悬酗[的心才开始真的落下地来。」

        对盗墓贼憎恨却无奈


■曹操墓出土的象徵帝王墓葬的「瓦鼎十二」。 本报郑州传真

        说起猖獗的盗墓贼,潘伟斌既憎恨又颇感无奈。「这是我们文物保护工作一直存在的问题。发现一座墓址,上报审批的时间太过漫长,给了盗墓贼可乘之机,使得很多文物失窃,无法进行考古学术研究。」

        安阳高陵在被发现前就已被盗多次,后来又出于其他原因,迟迟未被正式发掘。其间两年多内,仅当地公安部门破获的盗墓案件就有三十多起,其中有一伙人在墓室裡逗留了近一周才出来。

        他呼吁有关部门能认真对待盗墓问题,即使不能及时发掘,也希望能加强对文物的保护力度,让文物不再落入不法之徒手中。

        城市建设 勿忘文物保护

        作为政协委员,潘伟斌多次在河南省政协会议上提出,要加大城镇建设中文物的保护力度。「希望能将一些古建筑或现代建筑有选择地保留下来。」潘伟斌说,河南地理位置特殊,数千年来基本都是中国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文化底蕴非常丰厚,有很多著名的历史古蹟。
        
        「要科学地将地上和地下文物保存下来。我提议在城镇建设中,应适当融入当地的文化特徵,可通过建筑风格来体现。古村庄的名字最好也能保留下来,很多人都是从河南迁徒出去的,将村庄的名字保存下来对将来他们后代寻根有所帮助,也让离家在外的河南人有一种归属感。」

        他认为,政府有必要成立有关学术方面的机构,在城镇建设中给予参考和帮助。

        曹操墓发掘令考古专业转热


■河南省政协委员、安阳曹操高陵考古队长潘伟斌。本报郑州传真

        考古专业一直是较冷门的专业,很多学校因招生问题将其取消,造成目前国内考古人员紧缺。此外,考古部门编制较少,也导致很多人因待遇问题而选择另谋出路。

        而曹操墓的发掘及关于其真实性的热议,让考古专业由「冷」转「热」。潘伟斌介绍,曹操墓的发掘,影响了很大一部分高校的考古招生,例如南京大学,考古专业一直是很冷门的专业,自曹操墓被发掘后,报考人数暴增,现已成为南京大学最热门的专业之一。他建议:「研究考古这门学问,首先要感兴趣,其次要有耐心,还要有一点钻研精神。年轻人不能急于求成,一定要先把自己的文化底蕴铺好。」

发布者:张倩
TAG: 传奇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