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汇网河南频道

你的位置:河南频道 >> 文汇网 >> 文汇报看河南 >> 政协专刊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张硕果 做“擦拭星星的人”

时间:2015年2月26日

“我们要像一群仰望星空的孩童,从不抱怨星星又旧又生锈,只是拿着抹布和水桶,一路踉跄,擦拭盖在星星之上的灰蒙蒙。”“新教育”倡导人朱永新的这句话几乎成为每一个新教育实践者的座右铭。对于河南省政协委员、焦作市政协常委张硕果也不例外。她把自己当成那个擦星星的人,一点一点擦去盖在现行教育生活中的灰,擦去为各种考核所累的教师心中的灰,擦去被分数所遮蒙的孩子眼中的灰,回归教育常识,回归教育本质,还原幸福完整的教育生活。■香港文汇报·人民政协专刊记者 刘蕊 曹宇

 

 

 

人们常说教师是辛勤的园丁,是燃烧的蜡烛。但从18岁便从教的张硕果却不这样认为。“教师不是自我牺牲成全孩子,而是与孩子共同经历一段人生体验,是与孩子共同成长。”作为“新教育”理念的最佳代言人之一,从2007年开始,她便用自己的行动来感染她所接触的人,让更多的人加入到“仰望星空、擦拭星星”的队伍中来。

 

人的改变 是教育改革的关键

 

有人曾经将“新教育”称为“一场对抗教育异化的实验”。但记者在焦作市光明中学见到张硕果的时候,发现“对抗”这个词太硬了。身体纤细、不施粉黛、声音细腻的张硕果不是一个“对抗者”,她更像一个“布道者”,“对于这个世界,我们真的改变不了什么,我们能够改变的只有自己。”
“最关键的是站在讲台上的那个人,教师一改变,整个教室、学校也都随之改变。”

 

河南省政协委员张硕果。

 

张硕果是从2007年接触到“新教育”这一名词的。但她从18岁第一次“拿起教鞭”起,便不止是“传道授业”,更多的是与学生分享一些“课外”的东西,“而恰恰是这些东西让孩子们记忆到今,反倒是课本上的东西忘得差不多了。”

 

在张硕果的办公室,墙上挂着一幅朱永新的题字:“过一种幸福完整的教育生活”。张硕果说,这是新教育的核心理念。

 

教育不等于分数 18岁不是终点

 

张硕果没有对现行各种教育畸形进行“猛烈抨击”,而是拂去那层灰,试图让大家看到教育的本质。

 

“十年寒窗无人问,一举成名天下知”,一语道破教育的功利性。“教育本来是一个很丰富的东西,现在却被压榨了,由一个面变成一个点,由一个点变成两个字:分数。很多人都觉得,我把孩子送入重点大学就算完成任务了。”

 

张硕果说,把18岁当成教育终点,孩子的人生并没有走上幸福和完整,反而被葬送了。“因为有些孩子迈进大学之门的时候,便茫然毫无目标了,甚至出现了一些极端行为。”

 

为了分数这一终极目标,老师将精力用在一堂一堂课上,一张一张试卷上。“却从没有从个人的整体发展的角度来为孩子设计。”她说,等到有一天没有人帮他们设计的时候,学生们就会迟疑,会感到很痛苦。

 

“而一堂课讲得再好,对孩子的整体发展影响并不大。”作为曾经的河南省优质课一等奖得主,张硕果觉得,为讲课而讲课是不尊重规律,偏离了教育的正轨。“现在的新教育实验就是一种回归本质的教育,我们要按照规律来促进孩子的发展。”

 

阶梯式阅读 回归教育常识

 

新教育实验的主要方式之一是推广阅读,激发孩子内心的求知欲,从而转变他们的精神状态。

 

“给予孩子最丰富的生命体验、情感体验之后,他们才能自发地形成对世界的认识和做事情的原则。”张硕果告诉记者,生命有其阶段性的特点,要为每个阶段“量体阅读”。

 

她用了一个形象的比喻。“好吃的东西也得有一个被接受的过程,就像婴儿不可能吃整块的牛肉,不是牛肉不好,而是婴儿不具备完整的消化功能。孩子的阅读也是这样的,所以我们就提出了阶梯式阅读。”

 

她说,小学时期的学生处于一个浪漫期,这个时候要帮助孩子养成好的习惯,尽可能通过自然体验、生命体验、阅读体验来丰富孩子的生命,才足够胜任以后初高中的学习。“若从小学开始便让学生去为分数而学习枯燥的知识与数字,很容易造成孩子的逆反心理,过早地便对学习丧失兴趣。孩子通过自身的阅读体验,来发现自己的兴趣,便会主动去拓展。”张硕果告诉记者,一位小学三年级的学生曾凭着对恐龙的爱好写了一篇一万多字的小说,这让她意识到,没有束缚,学生的创造力才能最大限度发挥。

 

推广种子教师 助力新教育发展

 

乡村新教育成果展。

 

张硕果在她的报告中说得最多的一句话就是:“唤醒一个教师,就等于唤醒了几十个孩子,唤醒十个教师就等于唤醒了几百个孩子。”

 

令张硕果欣慰的是,越来越多的老师被唤醒。“民间组织的最大好处在于它的自发性、非行政性。所有加入的老师都是自愿的,不带有任何功利性。”
越来越多的人的加入给了张硕果很大信心。目前,新教育实验在全国还成立了一个种子教师项目。“我们有春、夏、秋、冬四个等级,比如冬季种子是蛰伏期,对于做得比较好的教师我们会给他升级。”

 

记者了解到,不少老师是来自农村的,在非常艰苦的条件下,坚持读书和写作,平均每人在半年时间撰写博文达到100篇以上。“很多老师也找到了职业的尊严与幸福。这在以前是没有的。”

 

师生与家长共成长

 

改变的不仅仅是老师和学生,还有家长。“教育不仅仅是老师的事情,更多的是家长的参与。”为此,新教育实验也致力于打破学生与家长之间的隔阂,让家长也参与进来。老师们每天都坚持给学生家长写信,潜移默化地去改变父母的传统教育观念,并让家长更多地参与到孩子的成长过程中去。

 

记者了解到,在推广阅读的过程中,一些多年没有提笔写字的农民也开始拿起书和孩子一起读。修武县西村乡一位农民家长不仅因此爱上了阅读,还写下了十几万字的教育日记,并开始自己创作小说。

 

“让黎明之光在晨诵中升腾,让生命成长在午读中拔节,让亲子共读在暮色中静放”。新教育被赋予了诗意,家长对孩子教育的介入也变得柔和。一位家长曾经在博客中写道,“每一本共读过的童书背后是我们共同穿越的一段生命旅程。”

 

话你知:何为新教育

 

全国首届新教育种子教师研训营在焦作开营。

 

新教育实验,是由全国政协副秘书长、常委,中国教育学会副会长朱永新教授发起的一个民间教育改革行动。近几年来,新教育实验因其强调教育者自身的行动反思,以及新教育共同体对社会公益的关注而备受瞩目,形成国内著名的教育NGO。

 

新教育认为,儿童的学习不应该只是“为将来的工作与生活作淮备”,新教育强调“过一种幸福完整的教育生活”,这既是对教育终极意义的思考与追求,也是对当下畸形教育提出疗治的愿望与计划。

发布者:张倩(实习)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