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汇网河南频道

你的位置:河南频道 >> 文汇网 >> 文汇报看河南 >> 新闻专题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一条街的传奇 一段抗战之殇

时间:2015年9月10日
2015.09.10  A20          

        70多年前他们风华正茂,走上战场奋勇抗击日本侵略者;如今他们步入耄耋之年,无情的岁月在他们脸上雕出一道道沟壑,有的已经驾鹤西去。他们,就是战争的亲历者--抗战老兵,像散落在地球上的活化石一般见证那段不朽的历史。河南省驻马店西平县合水街原是一条平凡的街道,但它却因拥有13位几乎历经七七事变、淞沪会战、台儿庄战役等抗日战争重要战役的老兵而不平凡。这些老兵从未觉得自己是了不起的英雄,但他们却用血肉之躯铸成了一座永久的丰碑。 ■香港文汇报记者 金月展 河南报道

■四位老兵介紹自己的名字和年齡。 記者金月展 攝

        驻马店「老兵街」:一条街的传奇 一段抗战之殇

        现年37岁的李磊是河南省洛阳市红山石老兵志愿者协会会长。2003年因日本前首相小泉纯一郎参拜靖国神社,心中忿忿不平。他决定寻找散落在民间的抗战老兵,传播他们的抗战事迹,也让日军的残暴行为见诸报端。他不曾想到这条寻找老兵之路走了十馀载。让他自豪的是,在全国找到的一万多名老兵中,仅他一人就找到了四百多位,这其中就包括合水街上的13位老兵,他们当中有上校团长、一等兵、黄埔军校毕业兵、抗战女兵,几乎涵盖了8年抗战。

        「由于年代久远,抗战老兵都居住得比较分散,找起来特别困难,但是像这样在一条街上找到13位是个传奇,从2010年开始4年裡,也算是『踏破铁鞋』了。」在一个破旧的挂满老兵照片和资料的地下室内,李磊向记者介绍道,这些老人几乎都是90岁以上的高龄,有的对以前的事情记得不清楚,有的在文革时候受到很大的衝击而不想让人知道。在他来回几次奔波求证中,才最后确定了这13位。

        经历可编书 辞世留遗憾

        「13位老兵的故事几乎都能编成一本书,找到的第一位就是挥大刀与日军血战台儿庄的孙殿修老人,当时身体还算硬朗的孙老还能展示一下打鬼子时候用的刀法,第二位是会写书法的胡富经,张志被日军俘虏过,李少卿是女护士,抗战胜利回家后基本都是务农,没有任何生活来源,生活特别清贫」,说到这些老兵,李磊侃侃而谈,「但是找到的速度并没有他们离去得快,有的是前几天还联系,后来就突然去世了。比如孙殿修老人特别爱喝酒,每次过去看他,都要拉上我喝上几杯,但是不幸的是去年他突然离世,我很遗憾没给他办百岁生日宴」。

        李磊称,每次去看这些老兵的时候,他们就会聚在一个牆角聊他们当年打仗的事情,角落里压着一张皱巴巴的黄纸,上面写着「老兵活动中心」。
也是缘于对这些老兵的尊敬,2010年冬天,李磊组织了一些志愿者前往合水街给老兵捐款捐物,并且在合水街上租个房子,正式成立了「抗战老兵活动中心」,给了老兵们一个无论刮风下雨都能聚在一起「唠咳」的屋。但岁月无情,目前尚健在的老兵只剩下5位,94岁的胡富经、93岁的张本元、92岁的张志以及90岁的张清元,和一位已不能说话的抗战女兵李少卿。

        孙殿修:挥刀血战 生活乐观

■大刀队员孙殿修。本报河南传真

        「我父亲如果活的话,现在已经百岁了,曾经在台儿庄战役中拿大刀杀鬼子。」在合水街上的抗战老兵活动中心内,记者见到了孙殿修的儿子孙移法,穿军绿色上衣的他向记者讲述了父亲的抗战故事。

        孙殿修生于1917年,17岁时参加了冯玉祥的西北军,在26军孙连仲部31师185团2营当兵。1937年七七卢沟桥事变后,孙殿修参加了第一场战斗。当时,他所在的部队在北京房山区的良乡、窦店、琉璃河一带与日军河边旅团展开激战,但伤亡惨重,一个营600多人只剩下84人,其所在的连队3个排长,2个负伤、1个阵亡。

        夜袭日军活擒敌

        由于西北军当时装备差,没有足够的枪支,孙殿修和战士每人只配发了1把大刀。每天练习四式刀、三式拳和中国功夫扫堂腿与日军拼刺刀。 1938年3月下旬,孙殿修所在的部队接到命令向台儿庄进发,全营战士每人配发6颗手榴弹、1把大刀夜袭日军,正在熟睡中的日军有的被当场炸死。待日军乱成一锅粥,孙殿修和战友们手挥大刀衝了上去,见日军就猛砍,最后还活捉了3名日军。台儿庄战役歼敌万名以上,孙殿修所在的西北军孙连仲部以巨大牺牲牵制了日军主力,在与敌人的白刃战中,中国军队发挥了大刀的威力。

        抗战胜利后,孙殿修回到家乡务农,但是其军人本色没有变,依然保持着耿直豪爽的性格,也时常向人展示自己的西北军刀法。晚年和两个儿子生活在一起,虽不富裕但他知足乐观,喜欢吃肉和辣椒,尤其喜欢喝酒,每天都要喝上二。孙殿修也时常告诉别人他已经很满足了,和在战场上牺牲的战友相比,能活下来就是最幸运的。

        张志:抗战岁月历历在目 憾未活捉日将

■92岁张志需借助小推车走路。记者金月展 摄

        「我是民国二十九年(1940年)入伍,在12军81师241团2营4连。军长叫孙桐宣,师长叫单于峰。」92岁的张志老人,一见到记者就滔滔不绝似情景再现般讲述那段抗战岁月,生怕落下任何一个细节。而之所以记得这般清晰是因为他曾受过苦难,那段日子就如同刻印于脑中般无法忘记。

        亲见日军灭村

        出生于1924年的张志16岁时被抽丁入伍。1941年正在河南郑州东新城训练的张志接到命令要去接河防,不料是一场激烈的战斗。当时天未亮,只见日军飞机漫天轰炸,河道裡除了尸体就是伤兵撕心裂肺的惨叫。「最后一个班就我一人活了下来,我们团团长以下军官全在这一仗中阵亡。」张志痛心地说道。

        张志后来随部队退下来,在郑州黄岗寨防守时,有情报说日军要来进攻,上面就秘密增调一个团来协防。「我们部队实行逆袭,两队一举把日军击溃,当时消灭了3,000多人,后来日军把怨气撒在无辜百姓身上,有个村庄几乎被鬼子杀光。我当时听到有个井裡有响声,一看有个小孩靠站在漂浮的尸体上才活了下来,后来我们把老百姓的尸体都给埋了。」张志激动地说道。

        日军一直往西撤退后被包围,由于要活捉日军一少将,张志所在的部队放弃了炮击。但日军用3架飞机扔照明弹,那个少将趁乱逃走了,张志称他最遗憾的就是没能活捉日军少将。

        抗战胜利后,张志就回家务农至今。年龄渐老的张志去年中风得了偏瘫,需要靠小推车才能行走,但这些都挡不住他身上军人的风姿。

        胡富经:青年通信兵 晚年喜挥毫

■胡富经在水写本上练字。记者金月展 摄

        94岁的胡富经是4位老人中年龄最长的,也是最具文化气质的,脊梁笔挺,白鬚飘然,提起笔来挥洒自如,抗战老兵活动中心裡的字皆出自他手,但由于年龄原因,有些耳聋。由于没有专业的宣纸,胡富经平常只是在用过的废纸上一遍遍练习。志愿者送来水写纸,成了胡老的最爱,蘸完水写字后可以速乾,也不浪费纸张。

        1939年,17岁的胡富经投笔从戎,在河南舞阳参加了国民革命军陆军第30军工兵营通信排,由于是通信兵,老人并没有参与战斗,但却肩负整个军队的信息连接。1944年冬天,因为父亲病逝,作为家中长子的他离开部队回到老家。由于他能识文断字并写得一手好字,曾在西平县当文书,后日本投降,部队大裁军,老人就务农至今。

        「我那时候想,国难当头,没有国哪有家呀,就报名参军打日本鬼子去了。」胡富经说道。当记者询问他能否将他们4个人的名字和年龄记于纸上时,他二话不说提笔写字。「我的生活来源就是种地,没有其他收入,几个在外地的闺女会给俺凑点生活费。别看我九十多了,身体除了有点瘦之外还算硬朗,自己做饭一点问题都没有」,胡富经乐观地说道,他现在最大的乐趣就是在老兵活动中心写字、看书。

        岁月磨不尽军人风采

        在去驻马店合水街的路上,倾盆大雨一直不断,近一个小时的车程后,记者在合水街的「抗战老兵活动中心」见到了13位老兵中仅剩下5位的其中4位。虽然历经岁月的磨砺,他们有的已弯腰驼背,走起路来需要拐杖的帮忙,但或许是因为曾经参军打仗的缘故,从他们饱经沧桑的脸上依稀可见旧日的军人风采。

        采访结束后,已临近中午,4位老人分别和记者握手,那是一双双饱经枪林弹雨的手,虽乾枯无泽,但依然厚实有力。4位耄耋老人,拄拐杖颤巍巍地离开,记者望他们坚毅又孤独的背影,倍感希嘘。想当年他们在战场上浴血奋战好不英勇,如今的他们却只能坐在角落裡给不同的人讲那段传奇,抑或是练练书法,记下那段抗战之殇。
发布者:张倩(实习)
TAG: 传奇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