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汇网河南频道

你的位置:河南频道 >> 文汇网 >> 文汇报看河南 >> 新闻专题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日寇魔爪伸香江 妄称除殖民侵略

时间:2015年8月31日

        以陆军最高指挥官酒井隆和海军最高指挥官新见政一为首的日本骑兵队趾高气扬地走在香港市区内,道路两旁尽是荷枪实弹列队的日本士兵,是日本太田特派员(记者)于1941年12月28日拍摄下的「皇军入城仪式」,与入城仪式同日进行的是日军海陆阅兵仪式。至此,「百载繁华一梦消」,赛马、高尔夫球、舞会淹没在战火中,香港开始了长达三年零八个月的沦陷。日寇声称夺取了「暴英百年东亚侵略基地」,令「中国人百年积怨被扫除」,帮中国人出了口气。事实上,其侵略式狂轰滥炸致香港横尸遍地,期间更屠杀病人侵犯妇女。香港文汇报记者 程相逢、高攀 实习记者 申晓、任皛 郑州报道

        狂轰滥炸横尸遍地 屠杀病人侵犯妇女

        「香港沦陷!!海盗英国侵略东亚之根据地 中国人百年积怨今被扫除」是《大东亚战争写真全辑》第一卷的重要报道内容。同期刊载的还有「香港总攻击」、「皇军南海压制」等内容,字字表述的都是「皇军」夺取了「暴英百年东亚侵略基地」,帮中国人出了口气。而事实是,日本为了实现「大东亚共荣圈」,把魔爪伸向了香港,给香港居民带来了至今挥之不去的恶梦。

■由朝日新闻社发行的《大东亚战争写真全辑》第一卷刊载随军记者记录的「香港陷落」战况。

        「花开」18日香港沦陷


        1941年1月,日本天皇裕仁下达进攻香港的密诏;11月,东条英机下达进攻香港的命令。进攻香港的具体时间定在12月8日,行动的代号「花开,花开」,与偷袭珍珠港几乎同时进行。12月8日凌晨,大本营向第23军最高指挥官酒井隆发出:「花开」、「花开」的特急电报。接此电报后,酒井隆于当日4时下达开始进攻的命令。空军首先轰炸香港启德机场和停泊在香港海面的英军舰船,摧毁香港英军薄弱的空军力量。日军步兵随即向九龙要塞发起攻击。九龙要塞被日军轻易攻占,英军被迫转守香港岛。12日,日军向英军发出通牒,要英军投降,遭到拒绝。18日深夜,经过5天的彻底炮击后,日军分别在北角、不莱玛、水牛湾完成了登陆。25日,日军飞机及炮兵集中火力对仓库山峡、湾仔山峡、歌赋山、扯旗山、西高山的英军阵地狂轰滥炸,迫使英军放弃抵抗,无条件向日军投降。一场残酷的战争终于打破了殖民地香港的百年迷梦。

        「肉弹勇士」街道开战


        二战时期,战局不利或攻坚不克时,捧满手捆弹冲向敌人同归于尽或与对手近距离肉搏的日军士兵,皆被随军记者尊称为「肉弹勇士」。

        在「香港沦陷」的作战中,随军记者们拍摄了大量的「肉弹勇士」在香港街道「英勇作战」的图片,他们或「坚守在战争的最前线」,或「在枪林弹雨中葡匐前进」,或「跨越坚硬的铁丝网」,结果,一枚枚炮弹在街道爆炸,一团团火焰在市中心燃烧,昔日繁华的九龙和香港岛刹时鲜血横流、横尸遍地。

        港未脱犬口陷狼窝
        

        全国港澳研究会会长陈佐洱在接受凤凰卫视专访时,谈到日军占据香港时进行的残酷屠杀。他指责当时的英国殖民者没有对香港尽到责任和道义,英国港督主动投降。日军进入港岛后,曾对一家临时伤病医院裡170名伤病员和医护人员进行虐待和屠杀。女性在死前都被暴力侵犯。繁华百年的香港未脱犬口又陷狼窝。

        刽子手肢解人质迫英投降

■随军记者镜头下的「肉弹勇士」街头巷战。

        发起「香港总进攻」的最高指挥官酒井隆是当年随军记者们追捧的对象之一。《大东亚战争写真全辑》中与酒井隆有关的图片,不是「骑着高头大马行进在轩尼诗道上阅兵」,就是脚踏战靴登陆香港岛的模样。然而这位为日本立下「赫赫战功」的侵略者却给香港带来了惨绝人环的浩劫。

        违戒严令母子毙命

        攻占香港时,酒井隆不仅下令关押医护人员做为迫使英军投降的人质,还下令将人质中的男俘虏提两三名到室外,将他们逐个肢解,挖出眼睛,斩断手脚,最后再将他们杀死,逼迫英军投降。香港沦陷后,酒井隆宣布日军「大放假」,大肆残害强奸战俘及平民,并发佈通告,称对不合作的居民「绝对惩罚」。

        曾有亲历者口述,说沦陷后的香港被「烧杀淫掠」席卷,抗日人员被当成练刺杀的活靶子。深水埗元洲街一位妇女背着小儿子上街买菜,回来时遇到戒严,面对自己的家门不敢过街回家;她的另一个儿子从家门口向她跑来,枪声顿起,母子三人当即倒在血泊之中。这些事件在沦陷的香港随时随地都在发生。

        1946年9月13日,酒井隆以在入侵香港时「唆纵部属违反人道以及违反国际条约与惯例实施种种暴行」等罪状在南京雨花台被枪毙。

        陈佐洱:悲惨黑色圣诞 英方责无旁贷


■全国港澳研究会会长陈佐洱。 网上图片

        「1941年圣诞节,香港历史上最黑暗的圣诞节。维多利亚港湾愁云惨雾,香港总督杨慕琦高举白旗,匆匆走进日军司令部。面对酒井隆中将胜利者的狞笑,大不列颠弯下腰来,投降书上留下无可奈何的签字。往事不堪回首,英军号称坚守18个月的香港防线,日军18天一举攻克。黄龙旗降下百年之后,米字旗黯然降下,太阳旗骄横升起--东洋侵略者取代西洋侵略者,一个血淋淋的圣诞节来临。圣诞老人倒在日军的刺刀之下,圣诞歌声被枪炮声代替,圣诞灯饰化作日军焚烧楼宇的火焰,圣诞礼物竟是日军空投的重磅炸弹!上帝在自己的生日里哭泣--面对残暴的日本鬼子,上帝也变得无能为力。黑色圣诞,香港人挥之不去的苦难记忆。 」这是香港诗人孙重贵于2012年发表在《散文诗世界》裡回忆那段黑色记忆的一篇文章,真实再现了那段悲惨历史。

        全国港澳研究会会长陈佐洱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躲在香港岛上的英国港督和英军司令贪生怕死,才打了16天就从香港岛开了一艘小艇举着白旗到九龙去向日军投降了。有一个很大的书院当时被临时改为一个伤病医院,有一队日军就在圣诞节那天开进去,施行了一点也不比南京大屠杀逊色的屠杀,犯下了残暴的罪行。」

        陈佐洱表示,当年的驻港英军和僱佣军都由香港纳税人花钱供养,却没有对民众尽到保护责任。现在英国更不敢提及这段历史,他们无颜面对香港居民。

        豫市民收藏逾万侵华史料

■《大东亚战争写真全辑》收藏者杨翔飞为本报记者讲述收藏画报的经历。

        《大东亚战争写真全辑》收藏者河南郑州市民杨翔飞小时候在三门峡卢氏县老城墙上看到子弹孔,据说是当年日本人侵略时留下的。长大后为了搜集日本侵华罪证,他于1993年付诸行动,共收集了从1921年中国共产党成立至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期间10万余件史料,其中抗战史料2万馀件。

        杨翔飞说,「这些画册中屠杀的画面比较少,是因为它要面向日本发行,日本国民看到军队来到中国就只是烧杀抢掠的,会引起国民反感,但他们在另外的图册里肯定会有屠杀记录。香港沦陷后就有很多屠杀照片还没公开。」
发布者:张倩(实习)
TAG: 日本 中国人 高尔夫球 阅兵仪式 指挥官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