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汇网河南频道

你的位置:河南频道 >> 文汇网 >> 文汇报看河南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洛阳调整环境 护世遗原貌

时间:2015年3月06日

 

 

今年6月22日,“丝绸之路”和“大运河”双双被列入《世界遗产名录》,这不仅是对它们历史功绩的极大肯定,同时也唤醒了人们对它们的关注,令它们在千年之后再次赢得万众瞩目。然而,对于世界遗产来说,申遗成功只是它们得到尊重的开始,怎样才能令珍贵的“世界文化遗产”得到最好的保护,则是人们一直热议,也是社会各界不断在思考的问题。近日,记者在中国唯一承担“双申遗”任务的城市--洛阳,实地走访了大运河沿线重要的粮仓遗址,丝绸之路申遗点汉魏洛阳故城遗址、新安汉函谷关遗址、隋唐洛阳城定鼎门遗址等地,探究这些遗址在申遗之后如何保护的同时,也希望给遗产保护界带来一些冷思考。 ■记者 裴成龙、金月展 河南报道

 

 

“如果不申遗,恐怕位于洛阳市新安县的丝绸之路西行第一关汉函谷关依旧淹没在村民的生活中。”看到一张汉函谷关未申遗前的照片,记者不禁感慨。在申遗之前,汉函谷关就像是某户村民的村居,在村民日常生活的包围下黯然失色。而村民们对汉函谷关的历史价值也“不闻不问”,在他们心中,这个破旧的汉函谷关最大的作用是,夏季灼热难耐时可以到“关下”凉快一阵。

 

如今,申遗成功,汉函谷关迅速走红,“雄关”再现。而到此时村民们才惊奇的发现:原来用来乘凉的“关下”竟是“一块宝”。

 

植树迁村整治 完善道路

 

1988年出生的侯潇,是土生土长的新安县人,但对丝绸之路第一关,也只是从汉函谷关作为遗址点申遗之后才有所了解。“小时候只知道函谷关是战争的重要关隘,直到毕业后来这裡工作,才算真正的接触。”

 

漫长的8年申遗路,侯潇每天都要来这裡一趟,从村民拆迁到环境治理,她见证了汉函谷关申遗前后的全部过程。在她看来,汉函谷关可谓是从村庄中解救出来的雄关。

 

“保护文化遗产,过去是想保护一个具体的东西,但是现在要涉及到环境,不能孤立地进行保护。”原故宫博物院院长郑欣淼曾说过。由于历史久远和曾经的不被重视等因素,很多遗产在申遗前都经历了一段“被遗忘的岁月”,并受到现代工业建筑、稠密的居民住宅区、风雨侵蚀后出现的“残垣断壁”等影响。

 

新安县文物管理局局长吕克勇向记者介绍,汉函谷关确定为申遗项目后就开始了环境整治工作,对其周围的村庄实施拆迁异地安置,对遗址内树木进行移植、垃圾清运、通信线路迁移及河道清淤等。

 

“谁都不知道这个‘关’究竟有多大价值,不过申遗后我们村的条件发生了很大变化。”新安县北关村一村民指脚下的路告诉记者。这条路是村子的主干道,以前是泥土路,一到雨雪天就不能走,现在已经修成水泥路了,方便很多。

 

拆烟窗电线杆 免不协调

 

不止是汉函谷关,被称为中国古代最大都城的汉魏洛阳故城遗址的情况也是如此。“一夜之间,汉魏故城遗址上所有不协调的建筑几乎全部拆完了,包括近邻遗址的邙山上的几根大烟窗、电线杆,都在规划拆迁范围内。”洛阳市文物局申遗办主任王阁表示,由于汉魏故城已经埋在地底千年,上面有不少现代建筑,还有农民的田地、农民办的养殖场等,这些都对故城有损坏的不协调设施,也都被拆迁清除。

 

官民携手保护遗产奏效

 

让散落在每一处的世界遗产都能延年益寿,不仅是政府的责任,也是每一个公民都应该承担的使命。“如果民众自身没有保护遗产的意识,即使政府工作做得再好,也依然不能达到双保护的效果。”汉魏洛阳故城文管所陈建军主任告诉记者,只有官民联手才能做到保护的“有的放矢”。

 

新安汉函谷关保护管理所所长王洪超坦言,在申遗之前,函谷关关楼的组成部分、负责观察敌情的阙台夯土均曾被不少村民取走建房,甚至还有村民在关楼中随地大小便,破坏了不少珍贵设施。“只有村民的保护意识提高,才能加大保护力度。”

 

而在当地村民看来,以前不懂得保护是因为对遗址的认识有限。“申遗成功对谁都是好事儿,我们也很愿意参与其中。”一村民说道。

 

龙门石窟遭践踏 寸草不生

 

除了当地村民,游客的行为也对遗址的状况影响重大。世界文化遗产龙门石窟就曾遭遇史上最惨的一天。据龙门石窟一名导游称,有一年,龙门石窟免费对外开放,结果堆积如山的人群让人不寒而慄,人群走过的绿地到现在都寸草不生,很多游客在石窟上刻下“××到此一游”,给以后的保护增加很多难度。所以提升游客的保护意识也很重要,让民众从心底裡产生保护意识,才能让政府保护工作有序进行。

 

维持遗产原真性 境界最高

 

“洛阳市的遗产大都在地下,不像地上那么直观,所以洛阳的保护模式有别于其他城市。”洛阳市文物局申遗办主任王阁说,洛阳明文规定所有基建项目,如果没有文物部门勘探、考古发掘和文物审批,发改部门不能立项,银行不能贷款,亦不能办建设许可。“大运河沿线重要粮仓遗址回洛仓,就是洛阳市文物部门在配合洛阳一厂区的基本建设过程中发现的。”

 

“骆驼蹄印”三维模拟复原

 

“所有遗产保护的最高境界就是维持其原真性,保护遗产不仅是为了保护,也让更多的人能享受到遗产保护的成果。”王阁称,洛阳新入选的这几处世界遗产都是土遗址,在观赏性上不如龙门石窟那么有看头,所以文物部门就运用各种技术手段,尽力还原被深埋在地下的遗址展示给大家。

 

比如隋唐城定鼎门遗址前的“骆驼蹄印”展示,就是运用三维扫描技术,将发掘出来的骆驼蹄印资料先比较淮确的保存下来,然后採取1:1的比例,进行地面模拟复原展示,使观众可以直观地看到遗迹被发掘出来时的情景。

 

后申遗时代:保护+利用

 

“一个遗址能申遗成功,说明了它在文化价值、环境保护及旅游服务上都是符合世遗要求的。因此,对于世界文化遗产,并不意味只能保护不能利用。”洛阳市文物局申遗办主任王阁表示,洛阳的几处遗产点大多是位于野外的大型土遗址,单从外观看观赏性并不高,会产生内行看门道、外行看热闹的尴尬。为了让人们更好地走进世界文化遗产,有关部门正在规划将这些原址建成考古遗址公园,通过多种手段展示遗产的文化价值和内涵,并逐步完善、提升其旅游服务等基础设施。

 

打造“汉关故城”重现千年文化

 

记者了解到,汉魏故城国家考古遗址公园已获国家文物局批淮立项,将依托汉魏洛阳城遗址,打造成集大遗址保护、文化展示和旅游休閒为一体的多功能大型文化公园,与邻近的白马寺连为一体形成集合效应;新安汉函谷关将在遵循保护遗址本体的真实性和完整性的前提下,结合新安县实际情况,依托汉关文化,打造一个重现千年汉唐文化的“汉关故城”。

 

记者在新安汉函谷关、汉魏故城等遗址附近的村庄走访时发现,很多村民对于建遗址公园的想法表示支持,并希望很快能建成。“汉魏故城现在的主核心区,就是我家原来的农田,现在已经被徵收了,我们乐意得很,都希望赶紧建成遗址公园,沾沾世界遗产的光。”当地一名60多岁的村民老马说道。

 

“现在已经到了后申遗时代,保护和利用是需要并驾齐驱的,但不是所有的世界遗产都适合建遗址公园,也不能说遗址公园就是对这些遗产最好的保护,关键要因地制宜,探索文化遗产保护的新模式。”王阁告诉记者。

 

世遗是文化食粮 绝非“唐僧肉” 

 

“过分追求经济利益、过度商业化、大量不和谐的建筑出现在缓衝区,是中国许多世界遗产地的通病。”国家文物局副局长童明康称。内地媒体曾经做过一项调查,83.7%的受访者担心一些地方可能将世界遗产当作摇钱树,导致破坏性开发,从而让世界遗产面临过度开发的问题。

 

记者了解到,由于一些地方政府在“申遗”问题上呈现严重的功利化导向,便拿“申遗”为开发旅游做幌子,为景区涨门票作铺垫。有的地方甚至还出现了“申遗”成功之后,因景区过度开发,生态环境、自然资源遭到破坏,被世界自然遗产委员会“黄牌”警告的乱象:2013年,湖南张家界、江西庐山和黑龙江五大连池因过度开发被联合国科教文组织给予“黄牌”警告。

 

洛阳多招保护大运河

 

世界遗产是关系民生的文化食粮,不是人人都想去分一块的“唐僧肉”。据了解,在这方面洛阳市文物部门已规定尽量限制社会资金流入,避免商业化操作,并将遗址保护上升到法律层面。

 

此外,2012年9月,洛阳市政府还以政府令的形式公布《洛阳市大运河遗产保护管理办法》,从保护范围、资金保障、组织机构保障和惩处措施等多方面入手,规定在大运河重要遗产上擅自採集文物或有其他危害遗址安全等行为,最高罚款50万元。让大运河的保护“有法可依”。

 

小资料:洛阳独拥六处世遗

 

今年6月22日,第38届世界遗产大会世界遗产委员会宣布,中国大运河及中哈吉三国联合申报的「丝绸之路:起始段和天山廊道路网」,均成功列入《世界遗产名录》。


其中,洛阳市大运河申遗点回洛仓遗址、含嘉仓遗址160号仓窖,丝绸之路申遗点汉魏洛阳城遗址、隋唐洛阳城定鼎门遗址(含宁人坊、明教坊)、新安汉函谷关遗址等成功列入《世界遗产名录》。至此,加上龙门石窟,洛阳市拥有世界遗产三项六处,成为内地少有的世界文化遗产大市。

 

 

发布者:张倩(实习)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