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汇网河南频道

你的位置:河南频道 >> 文汇网 >> 河南印象 >> 文化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中原名家 赵国珍----【乡土】

收藏 打印 发给朋友 来源: 中民网  
时间:2015年5月29日

 赵国珍 

       “千淘万漉虽辛苦,吹尽狂沙始到金”。画家 赵国珍,笔名田野,1934年生,河南省郑州市人,中共党员,国家一级美术师。现任中国书画家联合会副会长、中国三峡书画院特聘一级美术师、中国少林书画研究会名誉会长、河南省财经学院客座教授、中原书画院高级艺术顾问、河南诗词学会会员、河南七步诗社顾问等。


       诗书画印皆能,常自书、自诗、自画、自题,擅长花鸟。偏爱葫芦,兼作山水、人物,其画风介于虚实之间,落笔随意,收笔自然,泼墨成趣,独具一格。因擅画葫芦,而获雅号“中原葫芦赵”。国画功底深厚,但不因循守旧,固抱成规。画风时有变异,从角度而论,介乎于“象”与“不象”之间。但从审美的角度来看,无论是花鸟虫草,还是山水禽兽,都极富灵气,极有个性,形成了浓艳而不失典雅,泼辣而不失酣畅;画风清秀飘逸,又气势磅礴。

      出版有《田野画选》、《田野书画集》、诗集《古风新韵》等作品。《金秋葫芦》荣获1989年全国书画大赛二等奖;《春江水鸭》获奥林匹克书画大赛优秀奖;《金秋情趣》获全国少林杯大赛奖;《硕果累累》获巾帼书画大奖,并被第四届世界妇女大会收藏;《金鸡雄风》和《金秋葫芦》分别荣获1995年海峡两岸书画比赛大奖,并载人海内外书画名典《世界名人录》等。数十幅作品被各级博物馆收藏。
                  

      流淌的时光,奔腾的长河。生活如诗,岁月如歌。不知不觉迎来了髦耋之年,身体康健,精神矍砾。八十载悠悠岁月,一页页翻过。回望人生历程,让人最难忘怀的是故乡这片热土。她是一坛陈年老酒,韵味悠长;她是一缕阳光,令人温暖神往,小时候的趣事、老屋村舍,那山、那水,故人、往事,像调皮的星星,在大脑中不停的闪烁;故乡是一幅美丽的图画,上面涂有我人生的底色,打上了我心灵的烙印,让我终身难以忘却。
 
     童年的高庙老街
 
      在荥阳、新密、郑州二七区三域交界的地方,有一个古老的村庄——高庙。我在这里出生,在这里成长。这里有一脚踏三县之称,它南靠摩旗山、皇帝岭,东近暖泉河、圣水峪;北邻郑州,西通荥阳。依山傍水,四通八达,物产丰富,交通便利。这里是一个古色古香的小镇,文风浓郁,景色秀丽,商贾云集、寸土寸金。一条大街南北贯通,两旁清一色的蓝瓦小楼房,沿街店铺栉比鳞次,旗幌交错。这里不但有临街的店铺,而且两天一集,热闹非常。生活用品、京广杂货、生产资料、布匹鞋帽应有尽有。三个县的物资在这里交流,人来人往,熙熙攘攘,叫卖声此起彼伏,各种货物琳琅满目。大人忙着买东西,小孩子慌着看热闹。街上有耍猴的,玩把戏的,拉洋片的。儿时的我和小伙伴们往往啃着冰糖葫芦陶醉其间,任大人怎么叫喊,怎么拉拽都恋恋不舍离去。

      高庙有一个吹歌会,当年我小小年纪就参加了这个民间文艺组织,而且备受班主的器重。那时的文艺团体重视从娃娃抓起,发现一棵好苗子会倾心打造,精心培养。吹歌会的班主叫陈景来,领着一个管乐队,主要乐器有管子、笛子、笙、锣鼓、碰铃、拨韵儿等。我会捧笙,会吹笛、会品箫,乡亲们都夸我是一个小能人。吹歌会每逢春节、灯节,在高庙走街串巷,为老百姓表演,有时还到刘堂火神庙会表演。这些表演都是非商业的,助兴的。高庙街最热闹的日子是农历正月十五的元宵节,扎灯山,放烟火,跑旱船,踩高跷,挑经担。各路精英齐努力,男女老少齐出动。人山人海,摩肩接踵。平常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大闺女小媳妇也打扮一番到街上看热闹。高庙北边有一个村庄叫桑树湾,那里的舞狮队很有名,春节期间也来高庙表演,上高场、沿椅子圈是最拿手的。舞狮队也有乐器助威,大铜锣用挑杆挂起来打,列成阵势。大铜钱车轮般大,乡里人叫这种乐器为擦钵,擦钵像一个草帽,帽顶有孔,红绸打结穿过圆孔作为抓手,两个擦钵或对击、或上下摩擦,红绸翻飞,声音清脆激越。威风锣鼓敲起来节奏明快,铿锵有力,山呼海啸,震耳欲聋。舞狮人伴着音乐的节拍腾挪跳跃,手中或拿绣球、或执刀枪频频出招。狮子摇头摆尾相呼相应,时而蹦跳,时而爬卧,闪转腾挪,憨态可掬,活泼可爱。舞狮人还突发奇想模仿飞行员跳伞,表演打伞挑灯山,既新鲜又刺激。这些传统的民间文艺表演,人们称为“故事”,是扎根民间的传统文化节目,有着浓郁的乡土气息。

      暖泉河与圣水峪

     童年天真烂漫,无忧无虑,除了在高庙街玩耍,还经常到暖泉河玩。高庙东边丘陵纵横,山泉喷涌,泉水在沟壑间流来绕去,像一条银色的链子,最后汇入暖泉河,形成了中原罕见的水乡。暖泉河也叫胡河,源头有两个大山泉,一个叫暖泉,一个叫冰泉。这两个山泉很神奇,相距百步,水温迥然不同,一个冰凉刺骨,一个热气腾腾。泉眼在开阔的谷底,平地涌出,水流量大,能带动水磨,人们在这里洗衣,泡温泉、弹花、磨面。这带山美水奇,风光秀丽。暖泉河四周地形千姿百态,似龙,像虎;如狮,如牛;像雄鸡互斗,似神龟昂首;像蜘蛛戏水,似葫芦倒挂;静有如盘石,动似游龙。单听这里的地名就令人称奇:老虎岭、蜘蛛山、九龙口、蛤蟆滩、椅子圈、金葫芦嘴,皆神似形似,惟妙惟肖,特别是椅子圈,简直让人拍案叫绝,那靠背,那扶手,踏蹬,像极了,左右对称,线条流畅。真可谓泉映山色天接水,牛羊满坡白鹭飞。山头松柏苍劲,河谷杨柳婆娑。野花小草争芳菲,蝴蝶蜜蜂竞风流。这里曾是荥阳有名的八景之一,是一个令人神往的地方,更是我童年理想的乐园。

      每逢夏季,我和小伙伴在暖泉里泡澡,在胡河里游泳,在浅水里摸鱼,在水草里捉虾,莫过于在石缝里掏螃蟹,那是一种既刺激又惊险的体验。暖泉河的螃蟹很有特色,它的两个大钳子是金色的,很尖锐,很有力,弄不好被它夹住了手指头,会夹出一道道深深的红印儿,向外渗着血,那种疼的滋味,如今回想起来,还心有余悸。还有更可怕的那就是摸螃蟹从石缝里有时会拽出一条水青蛇,缠在手腕上摇晃着三角脑袋,还吐出红色的蛇信子,那样子实在地令人毛骨悚然,但凡遇上一次,最少半个月不敢下河。喧闹的暖泉河,会出现少有的寂静。这里还盛产上水石,随便在水边、崖根就能找到。一上水石上有很多小孔,会吸水,回家把它放在盘子上,浇上水,撒上谷子,不久就郁郁葱葱,美轮美奂一盆景。暖泉河的源头不只有暖泉、冰泉,还有众多的小泉眼,这里一汪,那里一潭,闪闪烁烁,浙渐沥沥,像一把珍珠散落河谷。暖泉河水美景奇,就连周围的植物都于众不同,茅草叶半边红半边绿,成为这里一道独特的风景。

      美丽的地方总有美丽的传说,至今仍为周边群众津津乐道,如数家珍。当地流传着这样的一个传说:话说明朝开国皇帝朱元璋小时候在这里给人家放牛,饿了就和同小伙伴把一头小牛用茅草叶杀死并剥了皮,无奈生肉没法吃,朱元璋就在地上扒了一个大坑,大坑里沸水滚滚,热气腾腾,很快牛肉就煮熟了。刚从坑里拿出的牛肉太热,还是没法吃。朱元璋又在地上扒了一个大坑,这个坑里冒出的是凉水,把滚烫的牛肉放在里边很快的降了温。一群饥饿的半大小子风卷残云,瞬间只剩下一推牛骨和牛皮。怎么办呢?朱元璋建议把牛骨和牛皮塞到一个石头缝中。晚上主人发现少了一头小牛,朱元璋振振有词,说是牛钻到到石缝里去了。主人不信,跑到石缝前,见牛尾巴还露在外边,就使劲往外拉,那小牛竟眸眸乱叫,怎么拉也拉不出来,只好作罢。朱元璋煮牛肉的泉眼就是暖泉,泉水突突,像开了锅一样。让牛肉降温的泉眼就是冰泉,波澜不惊,无语缓流。塞牛骨与牛皮的地方泉水沿着石缝渗出,淅淅沥沥,人们叫它牛尾巴泉。朱元璋放牛杂碎的地方也是一个泉眼,坑底的红土夹杂着色彩斑斓的石块,侠映涣涣,如锦似绮,人称五彩池又叫杂碎坑。这一带的茅草叶现在还是半边红半边绿,那是朱元璋杀牛染红的,暖泉上边的椅子圈,是朱元璋放牛休息时坐过的地方。

      这个故事在周围流传了几百年,家喻户晓,妇孺皆知。仔细考究朱元璋小时候也不曾来过这里,这里的山水太神奇了,人们就附会出这个故事,把美丽的暖泉河神话了。

      美哉,暖泉河!她像妩媚的少女,恬静温柔。

      暖泉河西南的大峡谷叫圣水峪,距暖泉、冰泉直线距离大概二里,隔着一条大土岭,沿土岭走也就是五六里的路程,这个大峡谷里有一个山泉叫黑龙池,也叫圣水泉,是郑州周边首屈一指的大山泉,从一个深不见底的大石洞中涌出,冲击在石头河床上声震如雷,虎啸龙吟。圣水泉出没无常,升降无度,变化多端,世人奇之,称为圣水。圣水峪芦苇丛丛,芳草姜萎,青川碧流,乃一方之胜。与暖泉、冰泉不同,这里的泉水奔腾咆哮,波浪翻滚。圣水泉之上有一个黑龙王庙,在郑州、荥阳,新密一带很有名,天早了,官府要员、老百姓都到这里求雨,声势浩大,周围的人们都去看热闹。圣水峪庙宇众多,除黑龙王庙外,还有圣水寺、白娘娘庙、圣母庙、黄龙王庙等,这里是宗教圣地,百鸟翔古寺,游鱼听梵音。烧香祈福,求雨还愿。小时候我也常跟随大人到圣水峪看热闹。

    壮哉,圣水峪!他像壮怀激烈的小伙,热情奔放,充满阳刚之气。

    2012 年到圣水寺书画院作画,故地重游赋诗二首.并作小序:

    故地圣水寺即余童年之故乡,儿时常到此玩耍。昔日这里有条溪流与下游冰泉、暖泉汇集一流奔向郑州西流湖,是该湖源头重要的发源地。原圣水寺下有座庙堂,俗称黑龙王庙,每逢天旱不雨,周边几十里的村民便抬着神灵塑像,擂鼓燃炮,跪拜求雨,至今记忆犹新。


儿时故地忆犹新,悠然岁月步八旬。
宝刹改变新面貌,殿堂楼阁四季新。
晨钟声声荡昏晓,暮鼓阵阵如啸林。
普度众生离苦海,佛光映射照乾坤。


丛林山花复地荫,圣水寺院袅烟云。
菩萨懿德承千古,我佛慈悲济世人。
跪拜焚香祈福至,燃香一柱悟梵音。
恕我已是禅门子,今朝有缘拜师尊。

       圣水泉、暖泉、冰泉合流,成为郑州市引黄入郑前的重要水源,是郑州市名副其实的母亲河,清清的泉水滋润了周围的山川,哺育了沿河儿女。1961年,当地政府把黑龙池重新整修,改原来的黑龙池为圣水泉。

       如今河枯泉干,风光不再,实在令人痛惜。
 
      启蒙
 
     我父辈弟兄三人,大伯没有结婚,二伯没有男孩,我是三门中的长子,是赵家的掌上明珠,上私塾很枯燥,七岁就被送到私塾读书。整天就是背书写字,读死书,死读书,不懂意思只管读,读会背老师才开讲。当时读的有《 三字经》《百家姓》《 上下论语》《 千家诗》《 唐诗》 等。

七岁蒙学私塾念,校规戒律十分严。
进校首先尊师拜,然后诵读古圣贤。
坐要端正无顾盼,入厕须掂出恭签。
日出到晚死读书,如同囚犯座南监。
有位同学犯校规,令其下跪整一天。
从此伴师如伴虎,似鼠见猫骨悚然。
个个成了书呆子,之乎者也挂嘴边。
这样封建学规制,怎能育出好英贤。

         我记性好,从没有因为背书挨过老师的板子。但我小时候很淘气,有一次在家里提了一个破煤油桶,把一挂鞭炮放在里边,伙同村上的小伙伴,把煤油桶挂在老柿树上,点燃鞭炮,噼里啪啦震天响,像打机关枪一样。村里人听见认为是日本鬼子来了,纷纷牵着牲口,背着包袱到上彭寨避难。后来知道是以我为首的几个小孩子恶作剧,到学校告了我的状,老师罚我跪了一晌。又有一次老师外出给人家看庄子和坟地,让我当班长领同学读书,我却领着同学在水池边跳绳,惹得老师打我的板子。在私塾除了背书,写毛笔字是基本功,开始描红,后来临帖。我从小就爱书法,写的字老师总是圈红圈以示表扬。有时还写几句鼓励的批语,这样我练毛笔字的劲头就更大了。平时在家以地当纸,树枝当笔,勤学苦练,晚上在自己的肚子上用手当笔练字。功夫不负有心人,我的毛笔字进步很快,在同学中渐露头角,老师就让我给高庙街的店铺写匾额,给村里写告示,给乡亲写对联,使我有了更多的锻炼机会,书法水平提高很快。除了给乡亲写对联,我还会画门神、灶王爷。把麻纸蒙在打潮的年画上,用力压紧,年画的轮廓就印在麻纸上,不显的地方就用颜色描一描,和买来的年画差不多。我画的门神、天地全神、灶王爷送给邻居贴在院里、贴在门上、贴在屋里,很有成就感,乡亲都夸我,让我出尽了风头。书法和绘画伴随了我一生,这是童年练就的幼功,为我以后从艺打下坚实基础。在这里也感谢启蒙老师的培养。

       上私塾期间,正值郑州沦陷,郑州市区的老百姓纷纷到高庙避难,鬼子的飞机就来高庙轰炸。飞机走了,地面部队来了,鬼子兵骑着高头大马耀武扬威,宣传建立大中亚共荣圈,扬言“皇军”不闹学堂。说得好听,其实不是那样的。一天,我们正在学堂念书,老师在教室里给族里写家谱,小鬼子拿着皮鞭,戴着钢盔帽闯进教室,看老师写字,看着看着,抡起旁边的煤铲打老师的腰,我们吓得面面相觑,老师也不敢和他争辩,后来这帮家伙叽里呱啦说着日本话离开了。在这些日本兵的眼里,我们简直不是人,是一群供他们取乐的玩物。
 
      成长
 
      高庙是三县交界之地,也是各派政治力量角逐之地,在这里上演了动天地泣鬼神的革命斗争。因高庙距全国交通枢纽郑州近,这里成为荥阳、郑州、新密共产党地下活动最早的地区之一。当年李大钊、戴培元曾到高庙一代考察农民运动情况,在高庙附近的刘堂全神庙成立了新密第一个党支部,领导了声震中原的抢粮运动。还成立了中共河南省直属郑荥密边境特别党支部,组织了杨寨暴动,为武装夺取政权积累了经验。那时我年纪还比较小,没参加轰轰烈烈的革命运动,但也耳闻目睹过许多动人的场面,并接触了一些志士仁人。小时候我家来了一个唐副官,经常到学校给我们讲抗日故事,教我们唱革命歌曲《 我的家在松花江》 《 黄河大合唱》 等,还教我们儿歌:“小擀杖,两头尖,日本走狗是汉奸。汉奸不是人,卖国卖祖坟。一日捉住了,剥皮剜眼又抽筋。”唐副官属于哪个部队?到现在我也不清楚,大概是东北军吧。总之唐副官在我家的那段时光,我很愉快,放学后就缠着他讲故事,让他教我唱歌,和他一起到野外散步,他的音容笑貌至今还浮现在我的脑海里。共产党要在高庙附近发动群众,国民党就来镇压。日本鬼子走了,国民党的游击队来了,见啥要啥,偷鸡摸狗,号房子,占屋子,整天闹得鸡飞狗跳墙。国民党的游击队只要打听到谁是共产党,马上暗杀。在高庙附近的阎家岗就铡了两个人,手段残忍,令人发指。贾峪张虎臣是农会会员,被反动势力一夜将其灭门,杀死他家十一口人。血雨腥风,白色恐怖笼罩在高庙上空。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谁祸害老百姓人们就痛恨谁们。谁给老百姓办好事人们就亲近谁们。有一次国民党游击队抓了一个农会会员,绑到栓牲口的木桩上,我父亲和他们周旋,假意请他们吃饭,暗地里让我母亲把人放跑了,不然的话,押解到国民党区政府就要枪毙。父母亲比较开明,交结了不少进步人士,从小耳闻目睹,使我毅然决然走上革命之路。十五岁那年在农会主席董进才的带领下,连夜步行到荥阳,第二天分配到郑州专员公署工作。从此告别童年,离开故土,远离亲人,跟着共产党,壮志走天涯。开始轰轰烈烈的新生活。

      家乡是我成长的摇篮,把我呵护着。

      家乡肥沃的土地,把我供养着。

      家乡波澜壮阔的革命史诗,把我陶冶着。

     家乡是我童年的欢乐世界,今生今世眷恋着。
发布者:陈娟
TAG: 研究会 联合会 郑州市 河南省 书画家
上一篇 下一篇